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屋中一切还是老样子,尽管她都已经记不清那些场景,可当一看到时,却觉得无限熟悉。

    只可惜,袁敬意曾经的宝贝,都已经被当时激愤的村民们全部毁掉了。

    因此这个唱了一辈子京剧的男人家中,此时竟是找不到太多的痕迹。

    “下雨了。”她忽然向他道。

    雨水像是明白了人心似的,下得越来越凶,盖过了心里的风起云涌。

    可外头的灯笼还是亮着。

    “哪有雨?你听错了。”他皱了皱眉,将窗关了起来。

    风倒是很大。

    “雨那么大……那么今晚,我要在这里睡。”

    江一凛愣了一下,回头看她的脸,犹豫了两秒笑了说。

    “好,那我陪你。幸好着管家的买了几床新被子,我们去铺一下。只怕屋子长久没人住,有些潮。”

    她不答,只顺从地跟着他,却又见墙根处,黑影再次浮现。

    她叹了口气。

    “怎么了?”江一凛的神经随着她的呼气吐气而敏感着,总觉得,有那么点不对劲。

    “没什么。”她笑着说,“只是很多事,好像记不太清了。”

    “对了。你过来看看这个。”

    “是什么?”

    唐秋一怔,见他打开一个匣子,里头是雪片一般的信件。

    她仰头看着他。

    “这是什么?”

    信件都未开封,足足有一百多封。

    是十年里,他从各地给她寄的。最早的已经泛黄了,字迹也不太清楚,只在落款处,清晰看到“小尘”二字。

    可最新的,却是几月之前。

    她握着那信,一时眼中含泪,难以置信一般地:“你……写了那么多?”

    “是。虽然知道你不在。可信也不知道该往哪寄。总想着,有一日若是你回家,还是能看到的。”他望着她,“这一日,终于到了。”

    她坐到了椅子上,拆开一封。

    从前,她常常在这张桌子上写作业,写完作业还要练功,咿咿呀呀的。左邻常来骂人,说他们打搅休息,可右舍却喜欢听戏,哪天要是没唱了,还要上门来问。右舍住的是一位老人,十年前就去世了。

    她依稀是记得的,记得十年前他最后的光阴,郁郁不得志,日日酗酒,酒后便将自己装点完毕,然后独自一人在戏院,或在院子里唱戏。

    她曾问过他的,含着一包泪问的,问他为何要这么做。

    他是怎么回的?

    “你不懂,你还小,人间太糟了,戏台子上的人生,让我觉得还舒服些。

    唱着戏,可以为别人忧,就可以忘掉自己的忧咯。”

    “你看你连观众都没有。”

    “我自己就是我的观众。我唱戏,不是为了取悦旁人,而是我为了我自己。我唱给我自个儿听。”

    她是不懂,当时的她也像那些村民一样,觉得他疯了。

    但现在懂了。

    不是因为扮演不好自己,所以,想要扮别人。而是因为,人间走一遭,太多不值得,若又一事可痴,才在那不值得里,有了一番值得。

    他爱了戏一辈子,终了明白了,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入了自己的戏,却过不好他的人生。

    她忽然想了起来。

    那天,他们说完这些话之后,他对她说,歆儿,今日唱完,爸不唱了。最后一场戏,你替爸爸选一段吧。

    “神经病!”她的泪包不住了,见那醉的人儿束发冠,她只觉得委屈又恶心。

    “我这辈子,最可悲的就是做你的女儿。”

    她说了许多胡话。

    她还说。

    “我有时宁可你死了。”

    这世间,竟是无一人懂他。

    他耳边是女儿的哭声和决绝的骂语,口中却笑唱着: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参透了辛酸处泪湿衣襟……那不如,就唱《锁麟囊》吧。”

    此时她眼中有泪,滴落在信纸上,那是十多年前,卞小尘的字迹。

    他写道:“挂念你与师父,只望安好。”

    落款的日期,正是出事那一日,隔了十多年到她手上,竟还是灼烫。

    “歆儿……”

    江一凛有些恨自己,他不当让她看信的,本来这种时候就该看看电视,最近过年了,电视上一定很喜庆,他何必把她本来就脆弱的情绪挑拨起来。

    “别读了,改明,我们带回去,你慢慢看。”他动手去拉她,“我们煮点吃的,看会儿电视,好不好?”

    她顺从站起来,忽然又像是猛地一炸毛,抬起头来,盯着那地面。

    “小尘……有件事,我一直没跟你说。”

    窗外,陆续有人站在那屋外,探头看着这十几年都没亮起的灯光,不由打了个寒战。

    “会是谁啊?”

    “听说,就是那个男演员买的。”

    “不可能吧,那他还敢来?”

    “去问问吧?”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