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四百五十六章:两难选择

    重婵退离了离。

    双目小心翼翼的盯着他。

    害怕他会再次生气。

    只好说:“连墨哥哥,你也很重要,可是……阿倾她,曾救我一命,我一直没有忘记,甚至就连我的名字,也是阿倾取的,我这一生,有太多太的不容易,甚至险些被火烧死。”

    她神色有些落寞,继而说:“我没办法把你们两个在心中放平,我也不求你的谅解,但是,连墨哥哥,也很重要……我,我不知道怎么说…”声音有些梗咽起来。

    连墨愣然,心中砰然一动,看着她的脸,还有那担忧他的表情,他在想,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陷得这么深了呢。

    两人陷入沉默,马车颠簸地朝着皇宫行去。

    一路赶往东宫。

    没有人敢阻拦。

    连墨下了马车,把人扶了下来。

    尽管重婵心里有些别扭,但也还是听连墨的话。

    姜顾倾就站在大门口,静立着。

    见一身宫装的姜顾倾,连墨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但很快消散而去,他闭了闭眼睛,再行睁开。

    现在,他想明白了。

    所以,不会再被她的事情所牵扯动,一段没有回复的恋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多坚辛,他也不想继续走下去了。

    重婵眼睛亮亮的,朝姜顾倾扑面而去。

    大大的张开双手。

    还未近她的身,她便被一掌推开。

    一袭墨袍,五官精美的瑢钰环抱住姜顾倾,冷眸直视。

    连墨惊慌失措的上前接住摔出去的人儿。

    当抱到人后,才松了口气。

    “参见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他把人抱紧,朝着门口上的两人低头行礼。

    姜顾倾瞪了瑢钰一眼。

    说道:“起来。”

    “是。”

    重婵把头紧紧埋在连墨的胸口上,泪水哗啦啦的流淌,很快便浸湿了连墨胸前的衣料。

    肩膀一抖一抖的。

    “重婵。”

    姜顾倾冷漠的声音响起。

    “你现在,会好好说话了吧,我说的,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重婵一怔,抖动的动作停顿。

    微微抬起头。

    姜顾倾接着说:“我很欣慰,你能成为一个正常人。”

    说罢,姜顾倾嘴角一勾。

    重婵立即从连墨怀中爬出,两眼泪汪汪的看着她。

    “倾,阿倾!我会了,我都会了!”她情绪有些激动,肯定性的盯着姜顾倾说。

    “我知道了,那你……”姜顾倾的视线落在连墨的身上,眸子闪过什么。

    继而说:“两个选择,跟我,还是他?”

    重婵全身一颤。

    她惊恐的望向姜顾倾,最后转回头看着连墨。

    张了张嘴,发现什么时候也说不出口。

    连墨苦笑,启唇道:“重婵她,是选你的,不用问也知道吧。”

    他没有抱任何的胜率,明明早已知道,可他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疼了起来。

    姜顾倾冷眸半眯,看见沉默的重婵,最终叹息道:“真的选择我吗?一生很长,也很短,我不会像他那样温柔的对你,更不会时刻关照你,也许,某一天,我顾不上你了,你岂不是会很伤心?”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