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四百四十章:晚宴风波4

    姜顾倾睥睨她一眼,手从皇后那里收了回来,挑眉道:“哦?怪不得,不知是什么人,令夙小姐这般痛恨,恨不得把赫宛瑜所犯下的罪,全怪在姜府头顶上?”

    不用问,她也知道夙北瑶想要说的人,是她,不过,她都那么能忍着不说,她也便理所当然的推一把配合演一下戏?

    瑢钰本面无表情,可在姜顾倾说出话的瞬间,嘴角勾了勾,眼眸半眯。

    心道:这个性子…

    夙北瑶理当回笑道:“是太子妃娘娘说得严重了,小女可没这么想。”她这个情敌,看来不是普通的花瓶呐,有意思有意思。

    比那个赫宛瑜难对付一些。

    看来,她不能明着里暗算她,只有暗地里耍些小手段了…

    想罢,嘴角邪魅的笑容加深几分。

    “瞧着我们这都在聊这些,众位大人们好好豪饮一番吧!”夙家的小丫头看来对太子妃十分不友好。

    说起来,她好像喜欢钰儿。

    不过钰儿对她倒没有感情。

    所以,也不管她如何喜欢钰儿,钰儿都不可能喜欢她。

    她的目光落在姜顾倾身上。

    钰儿已然有想要守护一生的人了,心也自然而然装不下其余的。

    众臣不再有人多说什么,都饮起酒聊起了小事。

    夙北瑶也回了自己的位置。

    她这一坐下,身旁的男子笑得一脸深不可测的说:“怎么,不继续说了?不继续与太子妃较量了?瑶瑶,你可知,你犯了多大的错误?”

    夙北瑶心情本就不太好。这么一被自家兄长指着骂,脸色更是不好了,她拉下脸,气结道:“犯罪又如何?你也瞧见了,姜府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吓得男子上前一把扯住她,怒道:“来的时候怎么说的?瑶瑶你也太过放肆!”这个妹妹,真是被宠得无法无天了!

    怎么能这样!

    要是因他带她而来,真的惹出了大事儿,到时候,亿恨的也只有自己!

    夙北瑶别过脸,没有理会他,而是说:“知道,我不说了成吗?”拿起酒樽,倒满了酒,猛地一口饮了下去。

    眸子对上台阶上的姜顾倾,真是好样的,本以为是个花瓶,没想到才华横溢,还会算计人。

    反驳也很厉害,她倒想真正的与她会一会,较量较量,可惜,她的身份不允许!

    等着吧姜顾倾,能站在他身边的,只能是她夙北瑶!

    视线转向嘴角勾着宠溺笑容的瑢钰脸上,她一怔,有些看呆。

    第一次,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笑!

    还真的是绝代风华。

    这个男人,说什么,她都看上了!

    瑢钰,决然逃不出她的手掌心!

    想罢,再次低头,猛饮上一口酒。

    满嘴的呛辣感。

    在夙北瑶收回视线的那一刻,瑢钰半眯起眸子,笑容凝结,扫视她一眼。

    心中似有什么打算,视线很快的收回,落在姜顾倾身上。

    皇后与姜顾倾聊得甚欢,看很晚了,散了宴后,才依依不舍的让瑢钰与她回了东宫。

    路上……

    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