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一章

    姜顾倾隐藏得很好,这个角度很难会被发现,她冷眼看着那几个壮汉走近那些尸体,然后弯腰去扒尸体的衣物,伸手去摸索。

    有一个突然从那边走过来,手拿着小火把,临近姜顾倾,姜顾倾速度往后退了一下,完全隐藏身体,走过来的壮汉蹲下身体伸手去摸索地上一个尸体的衣服,然后从尸体衣服里摸出几块碎银,壮汉嘿嘿笑了笑,便又继续往前面尸体的走去。

    姜顾倾一目了然,这是来搜索死者身上的钱财的,不过,来这里的人不到月底不都是身无分文?

    “哼,这些官员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塞多一点碎银”带头的壮汉搜到不少,忍不住嗤之以鼻,姜顾倾一闻即知,原来是官员给死者塞的钱,不过,尸体都丢来乱葬岗了,做这些有什么意思?

    古人是种奇怪的生物。

    几个壮汉搜索完就走了,看来是每次有人死都会来一趟。很清楚尸体的大概位置。

    这几个壮汉刚走没多久,又来了一批身形比较瘦小的,姜顾倾又往树里躲了躲,这群人没完没了。

    “二狗子,你扛来的时候确实把被塞得碎银最多的一具藏好了?”

    “嗯,我确定,扛的时候我还小心摸出来看了一下,差点被发觉”那名叫二狗的摆出几个当时的动作,而身后的几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但姜顾倾明显看他的姿势夸张过头,这也不点破,想银子想疯了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便是如此吧,姜顾倾再无心看下去,转身往树林走去,月下,她的身姿挺立又孤寂,带着冷清的气息。

    翌日。

    姜顾倾起了个大早,在一座比较偏避的平地上练起了剑术,本能的,有些招数她很熟悉,却没印象自己有学过,这是本体意识?

    眉梢微挑,冷清的脸面上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很不方便,也不知道原主是什么人,若有一天突然有人抓走她,再一声不吭杀了,那样岂不是很无辜…

    所以,等她攒够了钱,干番事业,有所成就后便打听打听原主是什么身份。

    希望原主只是个平凡人。

    月底,姜顾倾领取了在异世的第一笔钱,便坐上般,准备回去给若烟一个惊喜,然不知回去的路途中凶险万分。

    姜顾倾独自坐在船顶,仰望满天星光闪耀,每一颗都展放着自己独特的光,想要成为最耀眼的存在,这片万里晴空是否与现世的天空一样,只是不知又有多少人在看。

    “原来你在这里,我说到处找不到”范允阳憨厚的声音传身后传来,姜顾倾回看去,见他挂在船顶边缘,冷漠的脸俏微变了变,随后起身、弯腰、伸手、一把将范允阳领了上来,动作一气呵成。

    范允阳片刻傻眼,姑娘的力气都这般大吗?明明看着那么瘦小,不禁风吹的样子,居然领起了他这个大块头。

    吞了吞口水,安静的坐在姜顾倾旁边,见她只字不语,他也闭紧嘴巴,看往天空,今夜的天空还真清澈,点点星光闪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