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章

    范允阳一路像护小鸡仔一样护着姜顾倾,之前找茬的那几个人自上了岛气息略有收敛,大概看了一下人数,蛮多人,从范允阳口中得知,这些人不是家里落魄就是乞丐,脾性都不是很好,有什么事情只喜欢用武力解决,上个月旬还将一名乞丐给活活打死了,因是晚上的原故,官员都不太想管,随便说了几句便了事了。

    简直是草菅人命。

    姜顾倾眉梢不由一皱,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惹事,惹事容易但解决难,想要安稳的呆上一段日子,看来须得知哪些人不该惹,要先从范允阳那里开始打听打听。

    下定决心后,跟紧前行的人群,然后到达一处比较宽敞的平地,范允阳拉了拉姜顾倾的衣袖,轻声说:“一会官员会分配干活,你跟我站近一点,我们会分在一起,那样你的活多了,或是你累了,我来帮你做”说罢,摸了摸后脑勺,腼腆的笑了笑。

    “谢谢”姜顾倾想起,这是朋友口中常说的好男人?她是见识到了,还真的是好男人,这种男人怕是放在现代,很难找得到。

    “张三、李四一组,扛石头”

    “白莫、子鹤一组,打石”

    “二狗、大米一组,搬运”

    “谢六……”

    ……

    过了半刻钟才听到两条熟悉的名字:

    “范允阳、顾倾一组,看矿石品相”

    看矿石品相,这什么工作…姜顾倾冷漠的脸不由微微一变,第一次听说,难道她穿越连带着智商也略回古。

    范允阳对姜顾倾说“这份事好做,只要眼力好就成了,你第一天来遇上好事,说明日后会更有好运,嘿嘿”

    姜顾倾感觉这个好男人好过头了,有点傻气还有点憨厚,这对他来说是福是祸说不定,不过因家里落魄被赶出来采矿,不见得是福。

    就这样,白天,姜顾倾看矿石品相,夜晚一个人单独在岛上逛圈,很快,半个月便过去,本是平静的日常生活,却发起了一起命案,原因是挖着洞口的几个人被松懈倒下来的石头砸死了,然而,官员不予理会,叫人扛到远处扔掉。

    姜顾倾虽明白这个世界卑贱的人命如草鞋,穿坏一双扔一双,只是放在她的眼中竟有些不一样,她不过和这些人一样,不是达官贵族,也不是皇亲国戚,但她是穿越而来,思想上她更胜一等而已。

    或许因自己的遭遇,姜顾倾夜晚去了一趟乱葬岗,看到的是尸体纵横一片,有些已经腐烂发出了难闻的恶臭,甚至有些被打得整张脸血肉模糊,尸体眼睁得直直的,死不瞑目,看着让人毛骨悚然,这也是个吃人的地方,相比起她刚穿越过去的无人岛遇上的野兽,这里有过之而无不及。

    耳边传来脚步声,姜顾倾闪身躲到一棵大树下,半会,点点亮光从森林里出来,定眼看去,是几个壮汉,穿着破烂,依她看是白天采矿里的人,不过,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走在前面手拿着火把的壮汉说:“分开找,手放干净点,不要妄想独吞”

    “老大,你放心,我们找到的一齐交给你”身后的几个急忙陪笑说道。

    “哼,算你们识相”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