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九章

    “世间人那么多,无奇不有,这类人可能多得去了,只是你未察觉到罢了”

    第二日,姜顾倾换上一身男装,眉毛刻意画粗了些,头发也用头冠给冠来,精神了不少,横样也十分俊俏。

    她自制了个铲子,还是连夜从铁匠那里赶出来的,虽然有点困,但不影响她采矿。

    跟上一行人,上了一艘大船,大船上还有大批大批的人,都十分强壮一个,有一些应该是挖了很多年了。

    分配住房时,姜顾倾被分配到与三个男子同住,当下令她眉头一皱,找了船长,给了点银子要求自己住一间,船长倒是爽快的让出了一间单人房。

    早上去领饭的时候,被几个大汉围住,调侃着:“你这小子长得跟个娘们似的,真能干得了苦活?到时候别哭着回家找娘亲”然后四周传来哄笑声,姜顾倾可没空理这几个人,当下绕过他们便要往前走,又被拦住。

    “小子你耳聋吗?没听见?”

    大眼从几个大汉身上扫了一眼,冷漠问:“听见又如何,不听见又如何?”

    “这小子,找打,头儿,要不要我…”

    “哼,我们走,臭小子总有哭着的一天”他也不想把事闹大,引来官员就不好了,不过是想调侃一下这个小子,长得未免太过于好看。

    “仁兄你没事吧,这群人就这样,只不过他们不敢明着挑事,毕竟会没有工钱”一个白净的男子从身后拍了一把姜顾倾的肩膀,姜顾倾转过身,待看见姜顾倾的脸立即一变。

    “仁兄你!”

    姜顾倾一把扯过他,捂住他的嘴,一路拖到角落,靠近道:“别传出去,我可能会没命”姜顾倾看到男人那一刻就想起这就是她问采矿的那名男子。

    男人小声问:“姑娘,你这又是为何,这等苦活应是我们这些男人才做的事情,你…唉!”

    姜顾倾面无表情,倒是嘴角处没有之前那么抿紧。

    “迫不得已,不会做太久,那么,这么危险的事情你也来做?”

    男人抓了抓脑袋,傻笑了一脸:“呃,我是要挣点钱过了年找个媳妇”不好意思的看了姜顾倾一眼又低下头。

    “姑娘你叫啥名字?不对,不能随便问姑娘的名字”但他想知道,怎么办,太纠结了。

    “顾倾,唤我顾倾就好”姓就不能说了。

    “顾倾姑娘!”

    “仁兄你不要唤我姑娘会暴露”这男人真傻,若烟虽蠢但不傻,有些事情机灵着呢。

    “什么仁兄,叫我阳哥就好,我叫范允阳”

    “好,我要领饭去了”说罢,转身就走。

    “顾倾姑…兄弟,以后你的饭我领回去给你吧!”看见一个小姑娘跟一群大汉挤在一起倒是有点怪异。

    姜顾倾嘴角微勾,这样也好。

    “谢谢阳哥,改日定当报答”

    上了一座岛,岛上全是石头,洞穴十分多,看来挖了很多年了,这座山在她看不过多久就要崩塌了,她不会呆多久倒没什么,只是这些人。

    各有各命,就算她说不久后山会崩塌,估模着也没人相信。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