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八章

    姜顾倾带着若烟买了身衣裳,然后入住了客栈,现在他手中只剩下六两银子,还可以支撑些日子,但这不长久,要想不饿死,必须赚钱。

    这古代,有什么办法是赚钱快,且多的?

    若烟一大早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去做什么。

    姜顾倾换了套普普通通的衣裳,也出门了,走在大街上,喊卖声连连,斜眼看见一行人拿着各种挖石的工具往后跑去,她不由上前拦下一个,问:“这位仁兄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姜顾倾的小脸便这么显现在男子眼前,不施胭粉的脸颊,精致完美的五官,长长的眼睫毛微微翘起,可能是营养不良的原故,面色微黄,但也不影响这完美的一张脸。

    “去…去去采矿,姑娘有什么事吗?啊不对,姑娘你…”是哪家的姑娘啊?这句话男子不敢问出声,他一个大男人问人家小姑娘家在哪,会唐突吧。

    见男人支支吾吾的,也明白这行人要干什么去,当下挑了挑眉,采矿?在古代算是不错的行业了,只不过很危险,一不小心把山挖崩了,害死的可是自己。

    “谢谢仁兄”问完,姜顾倾往逛了几圈问了好多做事的价钱,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回到客栈,看到一脸兴奋的若烟,当下疑惑不解的走过去,若烟瞧见姜顾倾缓步而来,上前就拉着她的手。

    “顾倾!我找到事做了,一个月有十几两银子呢!”十几两?这在古代算是中等钱吧?跟前世的一个月三千块没啥区别,不过,这丫头一大早出去原来是找工作去了。

    “嗯”淡淡回了一些,露出一副心不在焉的横样,若烟自是看出来了,当下问道:“顾倾,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走回倚子上坐下,端起一杯茶,正要喝。

    “我想去采矿”

    “啪”茶杯自手中滑掉下去,摔得四分五裂,茶水四溢。

    “顾倾啊,想要钱也不能拿生命去挣啊!你看,我们这才从死里逃生,这要是再去送死吗?”若烟哭笑不得的劝道,但她知道,顾倾一但决定的事情,绝无回头的可能。

    “不会做太久,待攒够了钱,我就自己开个店,做些小本生意,这样也养得起你”这话说得若烟无言反驳,只是想到那么危险,她还是不想要她去的。

    “放心,我自有打算”

    “算了,劝不动你,不过你得换身衣裳,伪装一下,采矿的都是男人,你可不能一身女装去,长得又…会有不必要的麻烦”若烟从自己的包裹里找出一套灰衣,袖边绣着金色线,领口花纹唯美,一看就不平凡。

    姜顾倾皱眉问:“若烟这衣裳哪来的?”

    若烟满不在乎,说起了早上的事来:“是一位公子的,有个孩子不小心撞上去,他就当场把衣裳脱了扔掉,真是个怪人,我看人少,没人捡的话,怪可惜的,这衣料那么好”

    “当场脱了?”挑眉,这不就是洁癖狂吗?

    算了有套衣裳也不用出去买。

    何乐而不为。

    “若烟,那公子是个洁癖狂,以后遇见他就要躲远点,不小心撞到可能会没命”姜顾倾严肃道。

    若烟懵了一脸,洁癖狂?那是啥?从未听见过。

    “顾倾,洁癖狂是什么意思啊?”

    姜顾倾嘴角一抽,倒是忘了现在的人没那么先进,而且这丫头还是个蠢的。

    “非常爱干净的人,手不小心沾了脏物会第一时间擦干,然后泡半个时辰的澡,有人撞上了,估计就是立即脱衣服了”说着,姜顾倾都忍俊不禁的浅笑了一下。

    若烟吃惊道:“原来有这样的人,可是我从没遇到过,不过真怪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