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二章

    话过后。

    ……

    死一般的沉静。

    姜府夫妇用眼神示意姜顾倾谢礼。

    姜顾倾简单的行了个礼道:“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姜妍咬牙切齿,赫宛瑜则黑沉着一张脸,两人未想到祸害不成反让她有了如此不得了的圣言。

    “好了,刚才的事就算了吧,也没有人受伤”皇上都发话说算了,再说下去就是违抗圣旨,各家小姐虽有委屈也不敢造次。

    金銮殿外天渐渐被乌云所覆,不久将下一场细雨,空气中带着郁沉、压抑…如同大殿内各人的心思。

    “该到的也到了,那…”

    “父皇,太子殿下可还未到”一声懒散的声音缓缓传来,皇帝脸色一沉,坐回龙椅上,在龙檀桌下紧握手掌。

    “太子呢?混账东西”

    “启…启禀皇上,刚刚太子东宫的人来启报说太子殿下还…还未起床!”

    皇帝面部一裂,紧握的手掌一拳砸在那一堆进供的奏折上,奏折七零八乱,众人头又低下。

    “还不滚去把太子请来,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太子…”

    太监吓得连说几个是是是,然后从高阶上滚下来,再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

    皇帝气愤的把掌下的一本奏折丢了下去,然后坐回龙椅,姜顾倾看着这一系行为,冷眸变了变,上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就变脸,伴君如伴虎说的也不过如此。

    皇帝看着下面趴了一地的人,有些头疼的揉揉脑袋道:“起来吧,不要动不动就下跪,看看人家姑娘一脸平静…”

    众人纷纷站起来,姜府夫妇倒比较淡定,其他的女眷都有些微微颤抖了。

    姜顾倾眉梢紧皱着,那几道坚韧的目光真的很让人不舒服,不由侧眸看往一道较为灼热的目光,是坐在席上的红衣男子。

    他对她的回视抛了个媚眼,顿时姜顾倾额头发黑…

    “太子殿下驾到——”殿外传来一声高呼。

    众人又纷纷跪下…

    姜顾倾转过身,能让皇帝暴怒又无可奈何的第二人是什么样的,很想见识…

    “嘎嘎…”一声声。

    接着。

    入目的是被四五个太监抬着的一张檀木金丝床,床帘唯美不失高雅,织机着朵朵白梅,帘前是两对雪玉一样的挂钩,透过雪白的帘幕里,隐隐看见有个身影躺在里面。

    众人抬头刹那间错愕…

    就连姜顾倾也不由怔了一下。

    直到檀木金丝床落地的声音,众人才齐齐回过神来,纷纷惊得说不出话,这太子也…

    皇帝脸色如调色盘,变来变去,等待着檀木金丝床里的人出来。

    半刻过去…

    里面的人依旧不为所动。

    “混账!还不去给朕把太子叫醒!”

    太监连滚带爬的去弯脸掀起床帘,接着太监一步一步后退,姜顾倾挑眉。

    当太监退到一定的距离时,众人才惊觉一把剑刃锋利的剑从檀木金丝床里指出来,向着那名太监的脸。

    一只骨节分明雅致的手掀开床帘,随着掀开的床帘那双修长的脚落地,身穿亵衣的人缓缓从檀木金丝床上走了下来。

    此时此刻,万籁俱寂,金銮殿外开始下起了细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