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七章

    姜顾倾在海上飘泊了几日,终于看见了大陆,这几日吃完了水果,捕了好些鱼,没有火吃不上,打算上到岸,把鱼卖了挣几分钱过着日子。

    一上到岸,若烟脚步微虚,坐了几天船整个人晕乎乎的,反观姜顾倾,一脸平静,脚步踏实,一点也不像是坐了几天般的人,这让若烟又在心里对姜顾倾升了不少好感。

    “卖菜咯,今日的菜可新鲜了”

    街道上行人匆匆,姜顾倾拦下一名妇女问道:“请问卖鱼的地方在哪?”妇人瞄了眼她的背后,是用腰带串着的鱼,很大一条,不由微微一惊,瞧这姑娘一身麻衣粗布,裤脚少了一大块,五官有些脏看不出美丑,但气质真是好得没话说。

    当下也笑着回答:“前面左转再右转的右转就是,姑娘可许人家了,是哪家的姑娘,我儿……”话未说完便被打断“谢谢大娘,就此别过”绕过她往前走去。

    走远,若烟不由笑了笑,上下看了她一眼:“唉我说,就你这副模样也有人问你可许人家了?”

    前左转,后右转,再右转。

    “我说是不是被骗了?哪里有卖鱼的地方”若烟走得气喘喘,饿得前胸贴后背。

    “到了”提着鱼往菜市走去,走了几步,停顿了下来“若烟你在外面等着,我一会便出来”话落,头也不回的走进去了。

    “老板,这鱼你看值多少银子?”把手中提着的几条大鱼甩上卖鱼的桌子上,这里面气息太熏了,若烟不进来倒好。

    “哇,好大的鱼,姑娘,要不你拿过来,我给你五两银子”对面的中年男子看见这么大条的鱼不由两眼发光,而被问值钱的老板怎么可能让她过去,当下笑道:“七两银子你看怎么样?”

    “姑娘我出八两!”旁边的摆摊出声,语气很快,生快有人抢了一般。

    “我出十两!”两板看着四周投来的目光,咬牙切齿的挤出值钱,这下没人喊价了,这几条大鱼应该也就卖得出十几两银子这样,他说亏也不亏了。

    “给,姑娘”给了钱这才打量起姜顾倾,一身麻衣粗布,破烂的布鞋,脚上的麻裤被割了一半,露出那只纤细的小腿,头发乱七八糟,脸上也花花的,看不出容貌。

    “姑娘,看你这模样是遇到什么事了吗?这是我本来准备给女儿的裙子,看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送于你了”老板把那条米黄的裙子递了过来,姜顾倾伸手接过,道了谢,又想到什么似的说:“若有富裕的一天,定报答你”

    老板笑着应了应,目送着姜顾倾走远。

    是个可怜的姑娘,看那副样子是家破人亡了吗?还是被抓去那里了,希望早日找到归宿。

    若烟见姜顾倾走出,立即走上前去,去了那么久,以为出什么事了,看她毫发无损也就松了口气。

    “怎么样?卖了几个钱?”

    “十两”后者淡淡回话。

    “十…十两!这这,这鱼最多也就五两吧!赚到了,顾倾你真是福星,哈哈”若烟拉着姜顾倾在原地打转了几圈,然后才注意到她手中的裙子,米黄色的,布料不是很好,但对她来说已经很好看了。

    若烟问:“哪里来的裙子?顾倾”

    姜顾倾回答:“老板送的”面色不改,回答得好像家常便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