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章

    老夫人见姜顾倾走后才道:“来人,还不快把这丢人的东西抬下去”

    一桌人一顿饭吃得是各种味道。

    ……

    某院子里。

    “咣当!”砸碎了一只又一只瓷瓶,把桌面上的东西也全扫下地,“气死本小姐了!该死的姜顾倾贱人!为什么不直接在外面死了算了还要回来祸害人!”一屁股坐下椅子。

    “妍儿,你这是发什么脾气,把这么多宝贝都毁了?”那讽刺过姜顾倾的妖娆女子走进房门,看到一地的碎屑瓦片心疼得很。

    而砸摔瓷瓶的白衣女子便是在大厅里整姜顾倾的将军府庶女姜妍,进门而来的便是四国排行第三北临国远嫁而来的长公主赫宛瑜。

    “娘!还不都怪那个姜顾倾死贱人,害我丢了那么大的脸,气死我了!”说完站起来又拿出一个瓷瓶砸碎,外面听到的丫鬟个个缩缩着脖子,害怕被叫进去收拾,承受主子的发泄。

    赫宛瑜抚了抚发簪,娆声道:“是你自己蠢,虽然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身为将军府的嫡女,平日里可没少练功服,倒是你,一天都晚就知道玩玩玩!真不明白像我这般聪明的人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

    “娘!”

    “好了好了,别气了,没想到她能活着回来,还安然无恙,这次失手了,下次可不一定了,我迟早是将军府的女主人!”

    停下摔瓷瓶的手,眼睛亮亮的问:“娘,下次是?”

    赫宛瑜妖娆一笑:“自然是,进宫!”

    两人各怀心思。

    ……

    …

    几日过去,迎来进宫的日子,姜顾倾一大早便被念夏从床被叫醒,然后梳妆打扮了一番。

    直到上了马车,念夏一直念念有词的吩咐姜顾倾万事小心,皇宫不像姜府什么的。

    姜顾倾自然是知道,虽没有原主的记忆,但在现世还是看过一些相关的电视剧。

    “怎么和这脑子坏掉的人同一辆马车,本来心情不错,现在全毁了!真是…”姜妍气急败坏的说出口。

    端庄严肃的声音立即打断“你的话给我放尊重点!”

    “是…长姐”姜妍咬牙切齿,这两个贱种,总有一天整死她们,让她们跪着求她!

    马车陷入了沉静,接着一路直达皇宫门口。

    姜顾倾错开马车前扶手的太监,自行从马车上跳下去,太监有些尴尬的等待扶第二个。

    刚跳下马车,四周便传来嘀咕的声音:“这人谁啊,长得那么好看,就是没教养!”

    “嘘嘘,你们不想活了,人家是将军府来的”

    “依我看是个庶出的,那么没教养”

    姜顾倾直接无视,教养这东西,知道便可,用不用表现出来都无所谓。

    姜府两夫妇下来后,一顾女眷都上来请礼,接着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皇宫前行,姜顾倾一路默默无闻,偶尔看看这皇宫的建筑。

    过了五门后,姜顾倾冷眸的眸子一怔。

    入目的是建筑在高大的台基上,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下两层,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树五丈旗,四周为阁道。

    以南山为阙。北阙门为磁石门,此门以磁石构筑,以防止藏甲怀刀的人进入门内。

    这还是姜顾倾头一次见识到皇宫的建筑,精雕细刻般的玲珑别致,巍然屹立一样的宏伟壮观。

    这便是皇帝坐镇的大殿吗?

    “哟,第一次见到金銮殿啊,这脑子坏掉的人像没见过世面一样,傻了吧?”姜妍见一直默默无言的姜顾倾怔怔看着前面的金銮殿,便出声讽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