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八章

    姜顾倾眼前坚韧的盯着他,气势上丝毫不弱于姜弄菁,一旁的念夏越看越心急,三少爷虽说不是嫡出,但在府里的地位还是很厉害的,因为他的母亲乃是四国排行第三的北临国嫁来的长公主,在将军府上的地位几乎与夫人平起平坐。

    重要的是,夫人只生了一个嫡亲公子,公子在年幼时去了大南国念学,这能不能回来成为了未知。

    姜弄菁收回那副可怕的表情,微微弯下腰撩了撩姜顾倾的长发,眸中深不可测,但脸上却带着邪魅的笑容。

    “今日就先放过倾儿了”

    姜顾倾冷眸扫了一眼被他握住的长发,眼中神色不明。

    他退后一步,轻身跃上了树,之后翻墙跃了出去,念夏看到人走后,紧张来问:“小姐,没事吧?”

    姜顾倾眉梢微皱,两脚下了睡椅,走进房间后十分不爽的说:“念夏,我要沐浴”

    “小姐?”为何中午要沐浴?不过主子的命令她是必须服从的,也不敢多问,匆匆忙忙去备水了。

    ……

    躺在浴桶里,整个身子往下沉了沉,大半的墨发浸泡入水中,然后她伸手搓了搓被姜弄菁用手触碰过的头发,而在一旁加水的念夏有些不明所以。

    姜顾倾只感觉那双手十分不干净,带有不明的异香,常人闻着倒没什么,但对于她这个身体未恢复还带着点体寒的人来说就成了一种慢性的毒药。

    看来以后少点接触姜弄菁,这个人浑身都是毒,不明白他的妻子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这种人根本无情无爱。

    “念夏,距离进宫的日子还有多少日?”擦了擦嫩白的手臂。

    念夏倒完水,撸起袖子拿起布抹擦拭着她的玉背回答道:“还有三四日吧,到时候小姐的身子也差不多恢复了,不过念夏不能陪小姐去,真害怕小姐不会也不习惯皇宫的礼仪”说完喟然长叹。

    小姐自从没有了以前的记忆后,人变了不少,更加沉默寡言了,还比以前要懒…得些,不过胆小的毛病倒是没有了,想起刚刚那双直对着三少爷的眼睛,她就不由惊讶。

    这样的小姐是好是坏,现在也无从知晓,只不过做为小姐的丫鬟,小姐生她便生,小姐死,她便死,仅此罢了。

    姜顾倾擦着玉手,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夜,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院外飞着点点亮光的萤火虫,还有一声声的蝉鸣声,唯有房子里打着一两盏油灯,使得房间灯火通明。

    床塌上,姜顾倾半椅着床柱,手中拿着一本古书,细细的看起来,令她觉得奇怪的唯有这字体明明是从未学过也没看过的,但她却了解是什么意思。

    念夏推门而进,端着一碗药汤放在檀木桌上,见姜顾倾看书看得入迷,也不忍打扰,过了半会才道:“小姐,喝了药再看吧,药凉了就不好了”

    “嗯,你休息去吧,我喝过后就寝了”

    念夏行了个礼走出房间关上了门。

    ……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