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七章

    姜顾倾冷漠的眸子微微一变,带着丝丝不明的情绪。

    姜堰琉玉手放在膝盖上,眸目弯弯:“看来倾儿是没有什么大碍了,二哥也就放心了些,只是,过几日便是倾儿见宫面圣的日子,二哥倒有些担忧”

    姜顾倾挑眉,声音微冷:“进宫面圣?”按理说就算是给她赐婚也未用进宫,她只是排行老四的,不还有三个姐,当中长姐乃正牌嫡出,与她是同父同母,要进宫面圣也必须是她才是。

    “长姐也进吗?”

    姜堰琉笑笑:“那是当然,姜家所有未婚女眷都要去的,长姐也一样”

    姜顾倾闻言微微松展眉梢,不是她一个人进宫便好,免得被发现什么,现在她就像金丝笼里的小鸟,没有自由可言…

    想到连婚姻都不是自己做主,不免有些嘲讽这个世界,她又怎么会以这世上人的思想去存活,既然阎王让她来了这里,她就走出一片自己的天地也无仿!

    “倾儿,二哥还有些政事要处理,便先走了,过几日再来探望你”说罢,起身挥了挥袖子转身便走了。

    姜顾倾把念夏唤来,问了一些话,当然,从这当中还问了姜府的各位小姐与公子。

    “姜弄菁少爷是小姐同父异母的三兄,为人比较…狂枭,以前没少逗弄过小姐,且…小姐也最讨厌弄菁少爷了”念夏支支吾吾的说完最后一名姜府公子。

    “哦豁!原来倾儿那么讨厌我啊!”一句声音从睡椅旁的树上传来,姜顾倾蓦的提高警惕,盯向那棵树木。

    '沙沙'的声音过后,从树上跃下来一名男子,男子一袭蓝红交织的长衫,蓝似碧空红似胭脂,长头发随着下落而纷纷飘起,脸上带着精致邪魅的笑容。

    他脚尖落地,站稳,然后一步一步紧逼姜顾倾而来,一旁的念夏突然冲上前挡在姜顾倾面前,张开双手道:“三、三少爷,小姐病还未好,不要再来抓弄小姐了”

    男子邪魅的挑了挑眉,好看的唇微启:“哦?那就是说,要是她好了,我就可以抓弄了,嗯?”抓住念夏的衣领甩到一边,这才半跪在姜顾倾身前,抓起她的细手。

    姜顾倾拉高了高警惕,另外一只手捂住身后藏着的匕首。

    他眸子的厉光逼进她的双目,半刻过去,他突然放开手,变脸似的魅惑一笑:“越来越不可思义了,倾儿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希望倾儿快些好起来,这样,便能与三哥戏耍了”他眸子眯了眯。

    姜顾倾皱眉,冷漠的眸子从他脸上扫过,完全猜不到这男人心里所想,更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没想到姜府的公子们都是一群不简单的人,一不小心她可能就在他们面前暴露无疑,这种感觉实在太不好受。

    姜顾倾压下心下那片不快,抬眸说道:“三哥不与三嫂戏耍跑来逗弄我有何意思,我可不是戏子,与你演不来戏”

    姜弄菁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深邃可怕。

    他道:“对我来说,倾儿便是戏子,只能被玩的戏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