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九章

    “这种事情我们管不了,我们能做的只有服从命令!”

    ……

    姜顾倾被雨水淋得十分难受,不由伸手用手背擦了一把双目,然后再继续往宅院走去。

    刚走过吊桥,竟飞来一只箭,姜顾倾往吊乔一滚,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在吊乔上滚了起来。

    “主子,有人闯入,是否…”

    竹椅上的人拂开袖子骨节分明的手执着白子,落下一枚棋子。

    “无妨…来者不易”

    姜顾倾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才发现已经从那头滚到这头了,头晕得难受,扶了一把吊乔柱子,随后往宅院走去。

    “有人吗?”

    冷眸注视着亭院,发现空无一人,不由叹了口气,先找个地方躲躲,那群人随时可能会找来。

    随便找一处比较靠河的房间开门进去,落坐在地,大口大口喘吸着气息。

    一声寒冰至极的声音传来。

    “你是谁。”

    姜顾倾惊得转过身。

    窗台前坐着一袭墨白相间长袍的男人,浅金色的流苏在袖口边旖旎地勾勒出一朵半绽的紫荆花。

    颀长纤细的身影一直伫立在同样清冷的冷风里,骨节分明的手指下意识地轻轻敲击着白玉扇面,淡然的眸光一直直视着前方;似乎在等待,又仿佛在迷茫,犹如里雾花丛中迷路的青蝶,蹁跹起舞;散落的发漆黑如夜,被随意地披在身后,恣意潇洒。

    男子投在地上的剪影与似有满地的海棠花相映,俊美似神祗,再加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高贵淡雅更令人惊艳到无言。

    仅仅是这侧颜,姜顾倾便是怔了好半响。

    站起来简单行了个礼,道:“臣女将军府四小姐姜顾倾被歹徒追杀,无意冒犯到太子殿下实属无奈”

    “你便是不用向任何人下跪的四小姐。”

    “是臣女”晕眩感袭来,不由往前走了一步,便被一只带着剑鞘的手挡住。

    “警告你,别试图靠近太子”

    姜顾倾暗暗翻了个白眼。

    后退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晕眩感压去了大半,然后仰望着那天人般的男人,冷声道:“等雨停了,臣女自会走,还请收留臣女半刻”

    这刚说完,晕眩感大大袭来,两眼一闭,直直的往地上倒去,地板发出咚的一声。

    看到那双深沉的眸子,竟然会令她感觉到一丝的安心…真是可怕。

    “主子,这女人弄脏了这里,要不要处理掉?”

    “不必,这里,让给她便是。”

    起身。绕过她大半距离走出房间。

    姜顾倾是被冷与热两股不一的体气弄醒的,这一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冷冻的地面,已经是夜晚了,看了眼手臂上的伤口,显然被包扎过了,松了口气,以为那个男人会见死不救。

    “主子,为什么让下人去救她?”

    “还有价值,不能死”

    ……

    姜顾倾从地上爬起,朝窗台走去,夜下星光点点,能看到河里印着一抹雪色的月。

    有些站立不稳的摔坐在竹椅上,舒适感传来,原来竹椅下垫有绒绒毛毯。

    想起是那个男人坐过的…

    竹椅上,有淡淡的香味,很好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