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姜顾倾猛地往左边撞去,箭直直的射入门前板中央,若不是姜顾倾反应快,躲过了这致命的一箭,后果不堪设想!

    躲过一箭后,又射来一箭,连续不断的,姜顾倾想着这么躲下去也并不是办法,但如今外面下着大雨,也看不清到底人在哪里射来的箭。

    这是无形中的攻击…

    “王爷,姜小姐遇刺了”

    瑢释放下手中的茶杯,搁置檀木桌,脸上带着一抹惊心动魄的笑容:“这种小事若都对付不了,本王也不会选她了”

    “哦?三皇兄对姜小姐这么有把握?”

    瑢释挑眉,骨节漂亮的手敲了敲桌子,眼神不明,唯有那张不变的笑挂着邪魅的笑颜。

    他溥唇轻肩道:“呵。也许”

    侧目看往亭子外的大雨,哗啦啦的,估摸着要下很久,那么,她要多久才能逃出去呢?

    真是期待。

    马车内箭矢到处都是,姜顾倾衣裳也被勾破了几处,这样下去,迟早会消耗掉体力,到时候别说躲了,动都动不了,难道这就是那人的目的?

    到底是谁,就针对她一人,这分明是行刺,原主在她没来之前得罪过什么人吗?为什么才出府的第一天就这么不省事。

    “该死”

    一只箭穿梭过雨水一箭射到了姜顾倾宽大的衣裙上,紧接着又射来一只箭,姜顾倾咬牙切齿,只好用权宜之计,把衣裙脱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从窗子里串了出去。

    这个方式太过危险,若是不成功,等待着她一只有死路一条!

    刚跳出马车就感觉马车一阵松动,接着不再是一只箭射去马车上,而是十几只,马车崩的全散架,而那只马被射了几箭疯狂的撞往姜顾跳往的地方,碰巧有一棵树给挡了下来,而姜顾倾顺势滚进了草堆,急快的隐去身形,就在跳下来的那一刻还是被一只箭给射到了手臂,鲜红的血一下子顺着雨水的流浸而大片大片的往下流,浸透了整个手臂。

    但她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有可能那些人会过来检查,咬咬牙拨开手臂上的箭,连带着箭往树林跑去,好在这马跑的方向是与市集相反,这样对她反而有利。

    不过,下那么大的雨…

    一群黑衣人随着姜顾倾的离去而纷纷出现在马车前,见那支架散落的马车与一套破烂的衣裙不由一怔,被跑了?真是狡猾的女人。

    “跟我一起进树林,应该还跑不远”

    血一直流,一只手根本捂不住,,只能咬破一截袖子,用袖子捂住伤口,雨水连连续续的打在身上,眼睛都被淋得有些睁不开。

    前面不远似乎有宅院…

    不再多想,姜顾倾往宅院跑去,躲一时算一时。

    “老大,还要进去吗?里面好像是…那个人的地盘”

    黑衣人举起左手,止住了身后的一行黑衣人,然后转过身道:“里面不能进,进去只有死路一条,我看那女人是没命出来了,回去吧,然后向下令人报告”

    “是,老大,不过这女人长得应该不错,可惜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